“史上最严”制裁后朝鲜还能挺多久

发布日期:2019-10-21 00:50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6-12-09采纳数:182获赞数:2132向TA提问展开全部北京时间2日深夜,联合国对朝“史上最严厉”的制裁决议通过。这不,今天,朝鲜就向东海海域发射了几枚韩国还没法确定是短程导弹还是炮弹的弹状物。

  围绕朝核问题,从年初以来就没怎么消停过。侠客岛再次跟复旦大学朝鲜与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先生聊了聊这件事。

  侠客岛:算上这次制裁,从1993年到现在,联合国已经通过了5个对朝制裁决议。和以往相比,这次制裁到底“严厉”在何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郑继永:这份决议的英文版有长达19页之多。在制裁对象上,新增了16个个人以及12个机构,包括朝鲜负责开发核与导弹的原子能工业省和国家宇航开发局,总数增加至60个,几乎一倍。严格的地方很多,比如禁止向朝鲜供应火箭燃料,禁止向朝鲜国营航空公司供应航空燃料,以及对所有进出口货物实行强制性检查(过去只对禁运货物进行检查),对武器实行全面禁运等,试图切断朝鲜获取外汇和走私武器技术的机会。比如主要出口中国的煤和铁矿砂,也被禁运了,这几乎构成朝鲜出口收入的1/2。

  在具体的决议内容里,这次还增加了以前美日韩在朝核实验后设置的PSI防扩散协议的内容,等于是这三方制作的一些内容被放入了联合国决议。

  郑继永:一个很显然的,朝鲜对这样的决议心里肯定有不满,发泄一下。另外,也可以视作对联合国权威的挑战:你再怎么制裁,到底能把我怎样?第三,过两天,马上要进行韩美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军演了,也可以认为是一种示威。有人说朝鲜是故意挑中国两会召开的日子,倒也不必这么想,没必要把每件事都看作朝鲜的敌意,故意对中国怎么样。

  侠客岛:朝鲜和韩国最近都有一些有趣的表态。韩国把朝鲜对美国的敌意看成类似“被迫害妄想”的东西,认为美国没必要去威胁一个亚洲的小国,这种想法对吗?朝鲜则用非常恶毒的语言攻击了朴槿惠,朝中社的题目就是《天大逆贼的污名——丑陋的母蝙蝠》,文风令人印象深刻。怎么看待双方这样的说法?

  郑继永:从韩国来讲,一开始有点过于情绪化了,包括中国提出的很多方案看都不看就给拒绝了,比如六方会谈、停和机制转换等。在中美就联合国决议达成一致后,韩国已经在想,是不是自己当时把对朝鲜的很多要求提高了,现在在设法降低调门。

  朝鲜这边,联合国决议的通过的冲击可能是比较大的。一开始朝鲜觉得中国是“高举轻放”,鞭子举得很高,抽到身上很轻;但是这次一看条文,很可能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所以今天上午才用发射来反应。至于后面朝鲜会不会采取过激行为?应该说可能性是比较低的。但他们可能会以比较高的调门骂韩国和美国,因此就像那篇文章一样比较毒辣、话语比较军事性。至于会不会以这种攻击性的语言对付其他国家,还不好说。

  侠客岛:我们都知道这次决议也经过了很久的讨论和博弈,包括俄罗斯还压迟了决议的投票。中国在决议的通过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郑继永:确实,这项由美韩提出的决议案,已经拖了两个月了。在最初的草案中,其实有很多对朝动武的可能,或者是对朝鲜的民生损伤、对政权稳固影响比较大的,“雷”比较多。这些内容如果完全写入联合国决议的话就不好办了,所以其他各方对此项决议都比较审慎,一直在“排雷”。也可以看到,就如前几次决议一样,这次中国最终也“放行”了。

  侠客岛:有人会把这个决议的通过看作是大国博弈的结果,比如和美国部署萨德系统、甚至南海博弈联系起来。怎么看这种看法?

  郑继永:当然有各方博弈的结果,但是成分有多大就不好讲了。我们有一个根本的看法,就是尽量避免不相干的问题去干扰朝核问题。皇马VS巴萨为什么被称为世,在朝核问题的核心层面,一是不能往前走了,二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办了,要给以后怎么预防新的问题发生留足空间。

  至于萨德,和朝鲜问题还有一定前后顺序,中美达成共识的话对解决朝核问题帮助比较大;但是南海等问题则比较不相干,最好不要和朝核问题联动起来。应该说,主要是中美在全球层面上达成了战略共识,才有助于解决朝核问题。

  侠客岛:回到核心议题制裁上面来。在您看来,这项严厉的制裁能不能真正执行下去,主要看谁?

  郑继永:有几个因素。首先是经济制裁。这些经济制裁的决议有一个隐含的前提,就好像朝核问题都是因为中朝经贸问题导致的。中国当然要避免让美韩这么认为。但同时,如果朝核问题这么多年再没有转折性作为的话,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以前美韩中俄和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政策分成几大块:劝要劝得动,说要说心动,但是罚要罚得疼。美韩是罚得疼,但是没有让他动;其他国家劝朝鲜,朝鲜那边好像也没有怎么听得进去。所以说我,中国为了不让朝核问题向更恶劣的方向发展,要把“劝得动”和“罚得疼”结合起来。出于这个动机,中国就把劝说和责罚两个方法往一起放。

  从历史上看,以往六方会谈也好别的也好,往往各方在最关键的时候都不太配合。所以怎么样让各方能配合起来?特别是中国在说服朝鲜的时候,怎样能让他们听得进去?所以现在中国采取了与以往不同的方法,在政治和外交的手段之外,还要配合经济方面的手段,双管齐下。

  这次决议,要破除朝核问题,在人财物的问题上下了大力气。人,要制裁朝鲜境内涉核涉导的人;钱,跟这个有关的,不能再进去;物,制造核武器和导弹的部件和原材料,也不能进。

  但如果把眼光放长远,各方在执行决议方面是不是齐心协力,也很难讲。比如,现在美韩媒体就放出风怀疑决议的力度——毕竟,对朝鲜的油料出口没有停,朝鲜在中国的劳务没有停。但这两块中国不可能满足对方,因为本来这种制裁就不能影响民生。但这种外交上的不信任如果持续进行,特别是韩国在推动韩美日军事合作、尤其是萨德系统部署上搞事儿的话,各方会不会放水,就成了一个囚徒困境。

  谁最有可能放水?从历史上看,即使是朝鲜对外关系最紧张的时候,美国对朝的接触也没有断过;而且朝美之间的接触也最可能影响事态走向,因为朝鲜特别想跟美国解除。有没有可能大家一致用力的时候,美国突然手一松?不是不可能。

  韩国方面,现在韩朝的交往渠道全断了。现在朴槿惠压制了国内的反对声音,但是如果国会4月份选举在野党占据多数、或者说声音开始有影响力的话,局面也会变化。尤其是,两年后新政府会上台——按照韩国传统,下一任政府总是会把上一任的对朝政策全部推翻。如果经过一两年的制裁后韩国松手,那么就是前功尽弃。

  当被问及韩方是否与他进行了接触时,特朗普重申:“是的,未经我们准许,他们什么都不会做。”

  据报道,联合国安理会22日一致通过一份涉朝决议,决定对朝鲜实施更严厉的制裁。

  1995年开始“苦难行军”后,面对严重恶化的国内经济形势,朝鲜更加突出了对外贸的重视。自那以后,朝鲜党、政、军系统乃至主要地方政府,都纷纷成立了各种形式的国家贸易公司,这些公司之间甚至一度还形成了竞争。经历这些年发展,朝鲜特色的国家贸易公司管理和运作体系已经成型。比如建立直接向朝鲜最高领导人负责的“书记顾问团队”监管这些公司,外汇收入按一定比例上缴国库。

  1999年,中国动物园协会与美国亚特兰大动物园达成了“大熊猫繁殖研究的合作协议”。同年11月,大熊猫“伦伦”和“杨杨”前往美国亚特兰大动物园开始旅美生活。在中美双方的共同照顾下,伦伦已经成功繁育了5胎7仔,“美轮”和“美奂”是她的第4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