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孤独老人想捐出房子(图)

发布日期:2019-08-12 06:47   来源:未知   阅读:

  前几天,在迎泽区起凤街社区、并州路二社区,分别有一位老人来到社区,一个要把房子捐给国家让政府帮他养老;一个要把房子赠给社区,感谢社区对她的帮助。拥有房产的他们说自己太寂寞,这把年龄了,更需要的是有人陪伴照料。

  每逢团聚的日子,可能是独居老人最难熬的时刻,春节快到了,如何让他们安享晚年,虽独居,不寂寞?

  几天前,省城有两位独居老人带着房产证找到各自所在社区,想以此换一个幸福的晚年。通过对他们的采访,我们将关注的目光投向更多的独居老人,即日起,本报推出《独居老人养老之困》系列报道。

  我们采访了几十位独居老人的生活,有的辛酸寂寞,但也有的充实快乐,各自原因都发人深省。同时,我们深入采访了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和社区,了解目前已经或即将采取哪些具体帮扶举措,并邀请最接“地气儿”的百名山西晚报民生通讯员、信息员共同探讨独居老人养老解困之道。

  几天前,83岁的王老太挪着小碎步来到并州路二社区办公室,见到社区主任高杰林,老人就从布袋里哆哆嗦嗦地往外掏东西,里外用塑料袋裹了三层。“这个我想送给社区,感谢你们照顾我!”

  当高杰林看清对方送的是什么珍贵物件时,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居然是一本房产证。老人的房屋有一百多平方米,保守估值七八十万元。高杰林两个小时苦苦劝说,老人才拿着房产证走了。

  1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王老太家,三个卧室和厨房还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水泥地面,显得家里很暗。老人感冒了,刚吃了药,“嗒嗒嗒”,屋内安静得只能听到墙上钟表的走动声,陪伴老人的只有养了十多年的十几盆花。

  老人说,她不喜欢串门,不想打扰别人的生活。闷了,以前看电视,现在眼睛看不清,就在家里来回转悠,每天换屋子来回睡;再闷了,就出门去捡瓶子,或者到社区办公室里坐一会儿。

  在主卧墙上,贴着一张A4纸大小的通讯录,上面有30多个人的电线等特殊电话。老人说,这是女儿贴到墙上的。记者看到电话座机上面蒙着一层灰,提起来没有声音,老人说早就报停不用了。

  老人说的女儿是她的养女,在广州生活多年,也是当奶奶的人了,通常顾不上回来,关心她的人就是社区工作人员,左邻右舍来往不多。

  老人说也想过去养老院,但是实在不想离开自己的家。院子里的邻居说,王老太女儿也回来探望过,还给她母亲寄过钱,并托一个同学来看看老人。

  社区主任高杰林说,王老太每个月有一千多元退休工资,身体还算硬朗,喜欢独来独往。老人捡饮料瓶卖给回收站,一个月能挣20多元。

  大概三四年前,社区工作人员入户时接触独居的王老太。最初,老人不让进屋,有事只能在家门外说,一来二往,老人没了戒心,不仅让她们进屋了,隔三岔五还到社区办公室聊天。

  有一次,老人丢了身份证,让社区帮忙开证明,补好身份证后,却又将身份证领取单丢失了,社区干部再次给开了证明。几天后,老人高兴地来社区说,她领到身份证了。2013年,社区通知王老太来填表,申请太原市发放的“爱心一键通”,老人请社区工作人员在“家庭联系人”栏内,写下社区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让他们倍增心酸。

  上个月的一天,老人穿着凉拖来到社区办公室,神情沮丧,坐到凳子上,下巴耷拉在桌子上,一句话也不说。高杰林再三追问,老人说是“国债找不到了”。高杰林安慰老人,告诉她到银行挂失还来得及。第二天,老人高兴地过来说,国债已经挂失了,钱都在。

  老人内心感谢社区,以前有两次说过要把房产赠送给社区,这次还真的把房产证送了过来。高杰林说,每一次老人提到要赠送房产,她都会向上级街办、司法所领导汇报一次。大家都认为,老人有女儿,还是应该劝她把房产留给女儿。老人拿来房产证当天,社区拨打老人女儿电话,劝说对方多回家看看老人。

  经过劝说,老人决定还是把房产留给女儿,这才拿走了大红本。不过,社区干部说,仅凭社区还是无法缓解老人的孤独,如果她的女儿能常回来看看最好,如果左邻右舍能多付出一些,给老人一些关爱,情况可能也会更好一些。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迎泽区起凤街社区云路街一宿舍楼内,一间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77岁的低保户老董,大约在十年前,他的老伴去世了,他们没生养过子女,家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去年年底,老人到起凤街社区、迎泽区民政局等单位,提出了一项特殊的“申请”——要把私产房赠给政府,自己住进养老院,让“公家”来养他。老董为何要这样做,他有何难言之隐?

  1月8日,记者前往老董家,灰墙、污秽的水泥地、黑乎乎的被褥,还有几块抹布扔在地上,让人无处落脚。老人坐在堆满杂物、放着发霉水杯的茶几边,正端着碗喝绿豆小米粥,脚下窜过一只蟑螂,眼前19英寸的老式电视机屏幕上闪烁着雪花点。

  老人患有冠心病,一年多来病情反复发作,现在已发展到不能做饭、洗衣的地步,一动弹心脏就难受。家里铺的床单还是去年洗过一次的。现在,他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家里吃的都被老鼠祸害过,想吃口热乎的就得下楼去饭店。前几天,他一个人在家,半夜心绞痛,疼了一宿才缓过来。

  老董有一个外甥,今年60岁了。以前外甥照顾过他,可他说外甥脾气不好,合不来。去年9月份老董住院时,他和外甥彻底闹翻了。起因是,在他输液过程中,陪侍的外甥没有守在旁边查看液体,而是遛街去了。

  于是,老董向起凤街社区求助,提出要把房子赠送给政府,自己住养老院。经过社区联系,老人又去迎泽区民政局反映了诉求,但“以房养老”这种模式没有先例。现在,老董的相关申请材料已提交到了民政部门,对方向社区透露需要上会讨论。

  在老人家,提起他捐房子这事儿,他开始不耐烦地发脾气。“这很简单的事儿,不就是我无儿无女,有个私产房,愿意把房子给政府,让我住养老院,咋就这么难呢?”说完,老董摆着手,反问:“你能帮我解决?不行,啥都是白说。”说完,他就要撵人走。

  云路街一位老居民表示,老董要是有个病、买个菜的,邻里邻居的都可以帮忙,可他性格有些古怪、说话倔强,大家想帮他也没有好办法。

  记者拨通了老人60岁外甥的电话,他说:“一直都是我在招呼他,我舅舅太倔了,在医院我们吵架了,过几天就去太原看他。”对于舅舅“以房养老”的想法,他说自己伺候舅舅十多年了,而且舅舅曾答应过把房子给他的。“不过,我尊重老人意见,我管不住他。”

  起凤街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核实情况,老人说只进公办的养老机构。由于以房养老还是新鲜事,社区也得四处打问。在老人的一再要求下,由老人口述,社区工作人员代写了一份以房养老的申请书,大意为:我没有子女,享受低保,两次住院都是因为冠心病,生活无法自理,有住房资产,希望以房养老,请求政府帮忙入住养老院。落款处是老人的签名和手印。

  在迎泽区水西关一社区,有122名80岁以上的老人,独居老人50人。由于该社区属于老旧小区,儿女成家后大多搬走了,老年人不想挪地方,独居在此。

  86岁的老乔和老伴都是知识分子,一个正高职称,一个副高职称,离休工资合计每个月七八千块钱,一双儿女非常优秀,都在美国定居多年。老两口不愁钱,就愁花钱找个搬白菜回家的人。

  准确地说,老乔和老伴不算独居,属于空巢,可是老两口现在最怕的就是面对独居的日子。儿女在国外定居已经有二十多年了,非常孝顺,电脑、电话时常问长问短,老两口也出国和儿子一家生活过一段时间,觉得还是习惯在太原家里住。

  老乔说,60岁的时候,他们就发愁如何养老,直到86岁了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前两天擦灯泡,他一个脚踩上凳子了,另外一脚怎么也上不去,换老伴来擦,一站上凳子也全身晃悠。如果孩子在身边,这些事儿根本不用他们来做。

  培育出品学兼优的一对儿女,老两口一直被很多人羡慕,走到哪儿都有人夸家教好,“看你家孩子多有出息。”可如今,他说感受真不好,儿孙再孝顺,也难以解决生活中处处可能遇到的小困难。

  老人说,儿孙绕膝,儿女团圆就是最大的幸福。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他决不让孩子远赴异国。

  社区里74岁的韩老太和85岁的王老太,两户在同一套房屋内居住,原来两人还总因为电费、水费问题闹别扭。可是去年,王老太过世了,韩老太觉得特别最难过,因为她说自己缺了吵架的人,更寂寞了。

  还有86岁的老吴,无儿无女,老伴去世。90岁的老苗,她的女儿给社区送了一面锦旗,因为社区常入户看望独居的老母亲……

  社区工作人员表示,独居老人很孤单,需要别人的帮助和陪伴,可一个老人如果还具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话,一般不太愿意离开自己习惯的环境和朋友。

  对独居老人,水西关一社区正在尽全力给予暖心服务,使用惠民资金发放医疗服务卡,给老年人送去米、面、油,经常上门看望老人。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副教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王艳说,对老年人来说,有老窝、有老底、有老朋友、有老伴,是心理健康的四要素。

  重要提示: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最终以开发商实际公示为准。商品房预售须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用户在购房时需慎重查验开发商的证件信息。本页面所提到房屋面积如无特别标示,均指建筑面积。

  我承诺过他的父母,对他的子女要好好教育!我承诺过隔壁邻居,要把墙那边的地归他所有!我曾经说过下一任的会长,要让他担任!这件东西,我已承诺过要送给张姓朋友!如果一个人能从生活中信守自己的承诺,整个社会,只要一句承诺,就是法律,只要一句承诺,就是契约,只要一句承诺,就代表一个人的人格,则这个社会必然呈现欣欣向荣的气象。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2月下旬,美朝两国首脑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第二次会晤,但是未能达成任何协议。会后,美朝互相指责对方要价过高,致使无核化进程受挫。3月15日,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平壤召开发布会,称由于美方诚意不足,错失了解决问题的良机,第二次“金特会”未达成有意义的成果,而朝鲜正考虑停止与美国的无核化谈判。

  结合抑扬顿挫的唱和与节奏欢快的海草舞来创作,下东青联队的一支“数鱼花”舞蹈向观众展示了九江渔民数鱼花这项非遗技艺,也拉开了开渔文化节的序幕。www.16149bb.com,当天的活动中,渔民居民踏歌起舞,将渔业生产劳作场景和渔民传统技艺,用合唱、舞蹈表演等艺术形式搬上舞台。

  自2011年网上一篇《寒门再难出贵子》文章走红后,每年的高考都成为热点。每年反复炒作同一主题,说明该主题本身就有一定的生命力和代表性,国内城乡教育差距巨大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客观事实。对此,福布斯中国与新俞敏洪老师进行了一番探讨。新东方集团成立26年来一直坚持深耕公益事业,并在2015年组建北京新东方公益基金会。俞敏洪多年来身体力行参与到新东方每一个公益项目中去。